快捷搜索:  公司在中  as  公司在中`  MTU2MjAzNjMzMg`

【贸战升级】中美贸易战 难为输赢定分界

星岛环球网消息:香港《文汇报》报道,美国继上周五对2,000亿美元中国货加征关税至25%后,再决定对其余3,250亿美元的中国货品加税,中国昨晚亦宣布反制措施,贸易战升级。多个研究机构、外资投行、国际商会等权威机构的数据显示,贸易战令中美两国的经济、贸易、出口和零售业都造成影响,最新一轮加征关税,将令双方今年的经济增长均放慢至少0.1个百分点。不过,真正的影响或许要三个月至半年后才会显现出来。

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昨在电视节目上公开承认,中美贸易争拗升级,双方都会蒙受损失,又说假如认为中国会就输往美国的货品,向美方缴付关税,将会是错误的想法。他称,对华新加征的关税会让美国自己的企业和消费者埋单,而非如特朗普所说,是中国人来支付关税。

牛津经济研究院(Oxford Economics)预计,美国对中国加码征收关税,迄今为止令2019年美国的全年经济增长率减少0.1个百分点。高盛则预计,如果把2,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关税税率提高至25%,将使其影响扩大两倍,达到0.3个百分点,从而明显拖累美国经济增长。

QQ图片20190514094000

美国物价上涨 三个月后显现

路透社引述多位经济学家和行业咨询师指出,特朗普为迫使中国就范而祭出的最新关税行动,美国消费者可能三、四个月后才会感受到切身之痛。但很快,零售商就将不得不对广泛商品提价以覆盖不断上升的进口成本。一位预测人士说,此举几乎肯定会导致美国经济增长放慢,万一高关税长期没有解除,美国或将损失数十万个工作岗位。

国际贸易顾问公司Trade Partnership的一项研究估计,关税可能使普通的美国四口之家每年多出767美元的花费。全美零售商联合会(NRF)亦预计,全美数十万家企业将面临中国关税措施带来的负担。NRF和零售行业领袖协会等行业组织更屡次表示,关税将落在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头上,而非中国。

至于中国方面,海通证券发布一份报告称,此前估算已实施的对500亿美元商品加25%关税及2,000亿美元商品加10%关税,或影响中国GDP增速近0.3个百分点,此次进一步加征关税对中国GDP的拖累或将再增加0.1-0.2个百分点。2月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这2,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同比增速已降至-25%,未来或继续下滑。从出口看,对美出口依赖度高的受影响较大(如家具、羽毛制品、电机电气等);从收入看,出口交货值比重居前的受冲击明显(如计算机通讯设备、文体娱乐用品、皮毛制品)。

QQ图片20190514094050

内地松银根减税 减加税冲击

虽然中国的损失也不小,但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和李金柳均表示,与去年相比,当前内地政策更加积极,货币维持相对宽松、减税降费开始实施、支持民企措施也陆续落地,有助于一定程度缓解冲击。

海通报告并指出,贸易争端具有长期性,因而根本的还是着眼长期、做好自身,在外需贡献减弱的背景下,未来更要依靠增加消费、鼓励创新、扩大开放和推进改革来激活内需。

从iPhone看贸易失衡原因

香港文汇报讯 特朗普常以中国对美国有巨大贸易顺差为由,要向中国大加关税。事实,过去一年来,美国对全球的贸易逆差没有缩小,反持续扩大至逾6,000亿美元,是十年最高水平。其中的主要原因是,美国已经是服务型经济体,国民使用的消费产品不可能全部由美国制造,减少或不从中国进口,也要从其他国家进口,根本无助缩小贸易逆差。

苹果占利润60% 中国仅1.8%

中国之所以对美有巨额顺差,一个已被市场广泛引用例子可以说明一切。美国加州大学和雪城大学3位教授合作撰写的研究报告《捕捉苹果全球供应网络利润》指出,去年一部价值近1万元人民币的iPhone X,利润有约6,000元人民币,苹果公司占其中近六成;排第二的是塑胶、金属等原物料供应国,占去22%;第三是屏幕、电子元件主要供应商的韩国,分得4.7%;至于中国,只是通过加工获得了其中1.8%的利润。但是,由于这部iPhone是在中国出口的,所以这近1万元人民币算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上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黄志龙去年4月的文章《中美贸易失衡的根源是什么?》指出,根据苹果公司2017年年报的营收结构,仅iPhone产品就扩大了中国对外贸易910亿美元的顺差,扩大了对美贸易顺差400亿美元,苹果公司从中获得的毛利润将在527亿美元和232亿美元左右。

黄志龙认为,这才仅仅是苹果公司的iPhone产品线,现实中这样的跨国巨头还有很多,比如耐克运动鞋在福建制造,戴尔、惠普计算机通过富士康公司在重庆组装,这些都是导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虚高的重要因素。

中美贸易战小知识问答

Q:美国会结束对中国商品征税的威胁?

A:不太可能。美国尚未公开提出解除关税,美国官员认为不断威胁征税对争取美国利益“非常有用”。

Q:中美的谈判与常规贸易协商有何异同?

A:传统的自由贸易协议目的是要降低协议签署国之间的贸易壁垒。而特朗普政府向中国商品加征关税,试图迫使中国改变在贸易、补贴和知识产权方面的行为。这种做法类似于美国对外国实体实施的金融制裁,目的是向其政府施加更大压力,要求其改变行为或政策。只有在美国财政部核实其他国家做出了美方想要的改变时,这种制裁通常才会解除。

Q:传统贸易协议是如何执行的?

A:很多自由贸易协议都含有争端解决机制,解决国家间在遵守规则方面的分歧、私人投资者与政府之间的争端,或有关不公平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的指控。仲裁委员会通常听取双方主张,像法庭一样运作。但美国的许多政治人物,包括许多国会民主党人在内的人士认为,这种执行机制薄弱,基本上未经检验。

Q:中国可否向WTO求助?

A:WTO的164个成员国可以就不合理的贸易限制、非法补贴和其他不公平做法向其他成员国发起挑战,并寻求通过争端解决专家小组来解决争端。但这一程序被认为进展缓慢,而且WTO的裁决也很容易被成员国忽略。美国辩称WTO未能遏制中国的不公平做法,因此要自己采取措施来迫使中国作出改变。

Q:WTO成员国若对协议不满可以一退了之吗?

A:可以的。多数贸易协议有终止条款,但美国从未尝试过终止任何贸易协议。特朗普多次威胁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(NAFTA),曾考虑通知国会终止NAFTA,给议员们6个月的时间来审批新贸易协议。但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和法律专家认为,若没有国会批准,特朗普或许没有权力退出该协议,因为美国宪法明确赋予国会管理与外国贸易的权力。任何退出NAFTA的举动可能都会引发法庭之争。

■资料来源:路透社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